TW_ 日本強震Vs.全球經濟 - Taiwan Plastic Machinery. 台灣塑膠機械網
日本強震Vs.全球經濟
訊息提供:其它媒體
更新時間:2011-06-22 16:23:18

 從全球的角度觀之,日本強震對於經濟的影響儘管有限,但若深入探討由各產業相連而成的總體經濟,或許會因為這次大地震帶來的衝擊,使得構成全球總體經濟內容的產業結構,出現許多新的機會與挑戰,更甚者,會進一步引起產業結構的變化。再者,日本整體的復甦情形,也牽動著後續日元匯率的走勢,乃至於連結到其所有相關進出口貿易國家,有可能再深化各國間的產業結構調整。就我國產業的應對策略來說,日本經歷此次震災之後,可能會再度思考建立次生產基地的問題,而這也許是再度深化台日產業合作的一次契機。

文:花佳正

  2011年3月11日下午日本東北地區宮城縣外海發生規模8.9的強震,並引發超過10公尺高的大海嘯,影響範圍包括日本東北及北關東等區域。日本東北地區多為觀光、漁港、農業大縣,在工業方面除了運用森林資源的製材及造紙工廠外,以豐田汽車為首的汽車人才培育中心較受矚目,且正逐步發展為日本汽車的主要產業基地。此外,茨城縣目前是日本重化工業的重要工業基地,而?木縣中部亦有部分電器機械為主的工業區。

整體來說,此次大地震發生在日本非工業為主的東北地區,災區中的茨城縣為日立集團的重要生產區域,除日立製作所外,日立化成(Hitachi Chemical)與日立電線(Hitachi Cable)也將主要生產據點設立在附近;JX日?的三處工廠也位處茨城縣中,茨城縣雖非震度最強,但五至六級的地震強度仍對生產造成影響,甚至對設備與建築物造成破壞。此外,位於福島的東京電力公司所屬核能電廠-福島第一核電廠,受到地震所引發的海嘯破壞,造成的核能危機,至今都還未有效解決,除了後續輻射污染的疑慮之外,受損的供電系統,也使得日本部分地區必須實施限電措施來因應。故此次日本遭受複合型災害所帶來破壞的影響層面之廣,絕非僅僅止於目光所及之有形損害。

觀察日本本國總體層面的影響評估,災害發生當下所造成的公共建設破壞,供電限制、廠房損毀、零組件短缺等問題,對於日本GDP影響的多數看法,約略是落在3% 到 5% 之間(註1)。而對於全球經濟方面,各層面的細部影響雖然仍在評估中,但日本約供應全球半導體生產的20%,電子設備製造占14%,對於電子產業產生衝擊已屬必然(註2)。市場研究公司Canalys PC日前即表示:日本的地震危機已經影響到了零組件的價格,因為日本在記憶體市場占有極高的地位,因此引發了市場的擔憂。雖然一些產品的生產已經逐漸外包至中國、韓國以及其他一些低成本的市場,但是在日本仍有超過40家工廠在生產電腦和智慧手機的重要零組件。在汽車市場方面,由於日本汽車製造商產量減少,以及汽車零組件供應中斷,預計到3月底,全球汽車產量將降低60萬輛,至地震兩個月後,全球汽車產量將下降30%(註3)。

綜合而言,此次日本311地震所帶來的影響,就其本國而言,直接與間接的傷害之深,自然不言可喻;對於其它國家來說,除了日本本國受災造成的需求面下滑影響之外,位居多項製造供應鏈核心的日本製造業,其生產面受到震災以及核災的影響,廣度與深度究竟如何,似乎才應該是各國聚焦所在。再者,實質面的產業影響之外,震災之後波及名目的金融面所造成的影響,由災後數天內日元匯率的波動已經可見一斑,未來因應重建所需的資金而形成的日本政府債務問題,以及雪上加霜的日本經濟,兩者均會造成日元匯率之衝擊,亦為需要探討的重要課題。而根據經建會向立法院提出的日本強震影響報告,如果日本到年底才恢復正常生產,台灣的國內生產毛額(GDP)將減少280.91億元到438.92億元,2011年經濟成長率也將下降0.21到0.32個百分點,比原先預估的衝擊還大(註4),至於日本震災預估對全球各區域經濟成長造成的影響,詳如表一所示:

日本震災對全球產業供應鏈影響

  日本大地震和海嘯造成日本工業生產中斷,引發全球供應鏈動盪,歐美國家也無法倖免,其中以電子業與汽車業首當其衝,由於來自日本的關鍵零組件未到貨,使得美國許多工廠被迫停產。美國最大汽車製造商通用汽車公司在路易斯安那州的組裝廠已暫時關門;紐約州水牛城的分工廠已經辭退了59名工人;通用公司在西班牙和德國的一些工廠也已暫停服務;法國汽車製造商雪鐵龍集團則說明,來自東京的電子零組件供應中斷,已經開始影響其在歐洲柴油發動機的生產。此外,日本地區供應中斷還影響到汽車產業之外的其他行業,像是蘋果公司的iPad2至少使用五種日本製造的電子零件,日本製造的半導體存儲晶片可以用南韓產品替代,但其他零組件卻沒有替代品。

而對韓國的影響方面,日本發生規模9.0級地震後,韓國政府首先表示地震對韓國經濟造成的影響微乎其微。但是,作為韓國第二大貿易對象國,日本的地震無疑將會給韓國的進出口及相關產業帶來一定負面影響。韓國知識經濟部認為,韓國跟發生大地震的日本東北部地區的貿易規模,占韓日貿易額的比例不大,因此地震對韓日貿易不會帶來太大衝擊,雖然韓國對日依存度高的部分商品進口價格會因震災而上升,但預計對韓國整體物價不會有太大的影響。此外,韓國國內的製造業很多都依賴日本的零組件和原材料進口,但目前韓國的汽車、半導體、石化等大部分產業都擁有相當的庫存量,短時間內應不至於出現供應困難,故韓國汽車業界甚至分析,地震使日本三大汽車廠商的出口中斷,會有助於韓國汽車行業搶占國際市場的份額,並從中獲益。

至於中國的部分,雖然中國是日本第一大交易夥伴、第一大出口國和最大的進口國,但在日本設廠的中資企業總體數目不多,且多集中在本州中部左右,相關企業並未受到太大的影響。但地震對中、日雙邊貿易的影響,會由於地震導致日本經濟成長放緩,生產減少,消費下降,進而影響中國對日本的進出口。然而中國主要的貿易出口地還是歐洲和美國,只要這兩地出口保持市場的均衡,震災對中國出口外貿的影響應該不會太大。不過,因為地域相近、部分產業具垂直分工、市場具有關聯度,日本市場的變化可能會對中國市場心理產生影響,比如股市可能會隨之下跌,資產價格也可能跟著下挫,但長期而言,應不存在較大的影響。

香港方面,日本地震海嘯和核危機將使香港出口總值減少逾300億港元,相當於香港去年出口總值的1%;影響將自4月開始浮現,並於今年第二、三季較為明顯,至第四季可望恢復正常。由於日本是全球電子零件的主要供應地,因此對香港在這方面的轉口貿易也將產生部分衝擊。

震災對日本匯率與貿易之影響

  此次震災對日本帶來的衝擊,除了上述產業供應鏈方面的實質影響外,日元匯率波動所帶來的衝擊,也是必須要注意的課題之一。世界銀行公布的「東亞與太平洋地區經濟半年報」中指出,日本地震和海嘯對保險業的損失在140億美元至330億美元之間,日本政府今年預計會投入120億美元用於災後重建,而明年也將持續投入更多資金來進行重建工程。雖然在災後的數天之中,因為支援重建與震災的大批海外資本回流日本,使得日元出現強勁的升值漲勢,不過,隨後在七大工業國集團聯手的阻升計畫下,日元兌美元的匯率甚至回落到較震災之前還要更低的水準(圖一),綜觀日本震災對匯率的影響,短期將推升日元的匯率;但中、長期可能增加日元貶值趨勢,尤其是日本後續重建對東協國家採購需求的提升,將增加對外幣的需求,並造成日元貶值的壓力。

根據德意志證券資深經濟學家安達分析指出:「由於日本公共財政已非常糟糕,政府可能發現增稅比進一步舉債更具吸引力,但增稅會產生不良後果,因為這會導致已遭受災情打擊的企業和消費者承受更大的壓力。」使得原本就已經疲弱的日本經濟體質,再加上災後籌措重建所需資金帶來的沈重財政負擔,經濟復甦的腳步更加堪慮,這樣的經濟體質勢必影響日元未來的走勢,並牽動到周邊東亞以及其他與日本有貿易往來的國家經貿情況。

對日本而言,日元匯率短期升值的波動,將對日本出口貿易造成衰退衝擊,目前日元升值幅度和2010年平均匯率相比,約略落在升值5% 到6%之間,若以日元2010年兌美元的平均匯率做為比較基期,在日元升值10%後(即日元對美元匯率升到78.91),對日本主要出口市場的衝擊程度,預估將如表二所示。

若是以產業價格彈性來分析,匯率變動的確會影響到日本產業的出口價格,當出口價格變動1個百分比,對出口市場市占率變動幅度超過1個百分比時,表示該產業出口價格變動對市占率影響較富有彈性(彈性大於1),意即該產業的出口市占率受到價格變動的影響較明顯。估計日元匯率變動對出口到美國、歐盟、中國等國際市場上,可能受到較大衝擊的產業數目與其出口額來看,日本匯率變動,對出口歐盟市場與中國市場的影響皆是落在三成左右的27.08%以及31.83%;而在美國市場的部分,日本受匯率變動影響較大的出口產業數,超過日本出口美國總金額的五成,達到54.31%,為較易受匯率波動影響之市場。

  由於亞洲區域內產業分工緊密,日本又是扮演東亞區域產業國際分工鏈的最上游,產業群聚與廠商關係對貿易活動的影響力較高,使得亞洲各國在亞洲市場內的貿易活動,受匯率影響程度較低,但在美國市場則受匯率影響較大,因此受到震災而波動的日元匯率,在傳導到出口貿易後,亦是以出口美國的產業所受到的波動較為明顯。

日本震災對全球各產業影響概況(註5)

一、半導體產業

就日本震災影響所及的區域來看,影響的廠商包括:新電元(Shindengen)、東芝(Toshiba)、沖電氣(Oki)、飛思卡爾(Freescale)、富士通(Fujitsu)、日立(Hitachi)、ON Semiconductor、Sanken、德儀(TI)。其中影響較最大的是東芝,月產能約12萬片,以生產消費性邏輯IC為主;其次是沖電氣,月產能約7萬片,以生產邏輯IC、類比IC為主;再其次是德儀,月產能約6萬片,以生產類比IC為主;然後是富士通,月產能約4萬片,以生產類邏輯IC、類比IC為主。

對於台灣半導體產業來說,則應持續觀測日本晶圓廠房設備受損情勢、災情是否造成斷電停工,而日本的晶圓廠模式包含IDM及Foundry,因此台灣晶圓代工業者,有機會受惠日系訂單的轉單效應。而日本最大的兩家記憶體廠爾必達(生產DRAM廠)與東芝(生產NAND Flash)之生產基地分別位於廣島與名古屋附近,為日本的南部與中部,離地震震央東北地區遙遠,受到地震影響小,因此台灣主要的DRAM廠商(如力晶、瑞晶、茂德、華邦)與日本競合態勢產生改變的影響較小。

二、面板產業

以目前日本面板生產主力來觀察,大型TFT LCD面板的部分都偏重在Sharp以及IPS-α兩家,Sharp的8.5代與10代廠都位於關西的三重縣以及大阪府,其震度較小,影響應有限。而IPS-α的8.5代廠位於關西兵庫縣的姬路,類似Sharp,其影響亦有限,然而IPS-α位於關東千葉縣的茂原六代廠則因較為接近東北地區,震度應有4級,可能受到影響而停機。

在中小型面板的部分,影響較大的有Hitachi Display、NEC、TMD以及Epson等公司。Hitachi Display從2代至4.5代廠都位於關東地區千葉縣的茂原,因此有可能因震度達到4以上而暫停生產。NEC位於秋田縣的2代廠因為靠近震央的宮城縣,因此受影響應較嚴重。TMD的深谷以及石川工廠,也因為工廠位於關東地區千葉縣,因此亦有可能因震度達到4以上而暫停生產。而Epson的富士見2.5代廠,因為位於東北的長野縣,鄰近震央的宮城縣,因此預計有可能受影響而停工。整體來說,由於這類受影響的公司其中小型面板占有率有限,供應最大宗的Sharp並未受到太過劇烈的地震衝擊,因此對於全球中小型的面板供應上,短期可能會稍有影響,長期則影響不大。

三、電子材料產業

日本為電子材料的領導國家,許多電子材料皆由日本廠商所主導,全球的市占率超過七成。所幸大部分的材料主要的生產據點在關西、九州、四國,非此次地震最重的宮城縣,以及鄰近的福島縣、茨城縣,但仍有部分廠商如日立化成、JX日?、ADEKA、日本化成等公司的工廠位於地震影響區域,恐受此次地震影響。其他公司的工廠雖離震央較遠,但恐因電力供應中斷與不足,進而影響下游電子產業的生產。其中,茨城縣為日立集團以及其他公司重要的生產區域,除日立製作所外,日立化成(Hitachi Chemical)與日立電線(Hitachi Cable)也將主要生產據點設立在附近;JX日?的三處工廠也位處茨城縣中,茨城縣雖非震度最強,但五至六級的地震強度將對生產造成影響,甚至對設備與建築物造成破壞。

日立化成的異方性導電膠(ACF)全球的市占率超過五成,多在茨城縣「下館事業所」所轄下的「五所宮」生產,三星、LGD、友達、奇美、Sharp五大面板廠所使用日立化成ACF的比例均超過四成,若全面停工將影響面板模組驅動IC貼合,需依賴ACF另一生產商日本SCID(Sony Chemical & Information Device),其生產線皆在櫪木縣的鹿沼,距離震央較遠影響較小,其他的供應商韓國的LG Micron與三星Cheil雖有生產,但全球市占率僅5%,且以供應同集團為主,我國面板廠商將受較大的影響。此外日立化成的PCB用乾膜光阻(Dry Film)市占率達28%,僅次於我國的長興化工,其在日本以茨城縣的「山崎事業所」為主要生產基地,海外尚有馬來西亞、中國蘇州、東莞等生產據點,影響較小。日立化成也生產CMP Slurry等電子材料,旗下的電解銅箔廠「日本電解」工廠也位於茨城縣,但市占率均不高。JX日?為金屬材料供應大廠,其「白銀工廠」、「磯原工廠」與「HMC工廠」皆位處茨城縣,磯原工廠生產顯示器、半導體、硬碟與光碟用的靶材,白銀工廠生產電解銅箔與壓延銅箔,其中JX日?在壓延銅箔的全球市占率達75%,若受損將對下游PCB產業造成影響。

其他位於地震區附近尚有供應BM樹脂的ADEKA、電子級化學品的日本化成的工廠,其市占率均不高,影響層面有限。

四、電子零組件產業

日本電子零組件廠商大都位於關東、關西、中部以及近畿四大區域,與此次日本大地震所屬震央東北地區有一段距離,但仍有少數電子零組件廠接近此次地震區域,包括位於茨城的軟板廠NOK以及載板與材料供應商Hitachi Chemical,以及最接近震央區域福島縣的連接器廠Hirose,目前得知Hitachi部分廠房倒塌,但相關影響程度仍有待觀察。而日本電子零組件廠商在當地布局遍布甚廣,影響程度將受到分散,但可確定的是短期仍必須停工進行設備檢修。

目前全球FC載板主要的客戶為Intel,主要生產業者為Ibiden及南亞(其承接Shinko的訂單,Shinko擬退出Intel供應鏈,將由南亞接手Shinko的Intel訂單),本來就有風險分散的考量。但是載板材料會變的供應相對吃緊,再加上一月份的Intel召回事件,本就已使載板廠的產能壓力倍增,現又面臨材料廠的供貨不及,會對整個電子產業鏈產生影響;在pi的部分影響較少,期間較短,雖然許多的業者在日本境外設有基地,但是一直以來FCCL愛用日本產地出貨之高品質產品,所以短期內會有影響,但是應該可以很快回復。

目前我國電子零組件產業雖有部分上游原材料購自日本(例如銅箔與樹脂),但依賴度並不深且可順利找到替代供貨方案;然而日本電子零組件產業卻是我國主要之競爭對手,在此地震影響下短期之內勢必造成日本相關廠商停產,將會加速包括高階PCB板以及高頻連接器等訂單外移至台灣。對我國3C終端電子產業來說,目前相關電子零組件自主化程度已高,並無大幅依賴日本狀況,影響程度不高。另外,對於高階軟板的衝擊較大,因為其為受海嘯正面衝擊之地區,且日本居於技術保證的原則,高階軟板技術不外移到境外的其它地區生產,所以預估未來短期間內會對手持式裝置用的軟板供應產生影響(尤其是數位相機、DV、高階智慧型手機用軟板)。日本業者可能利用台灣廠的產能做調配,而增加對台灣軟板業者產品的送樣以及測試,可以增加我國進入日本市場的機會。

五、汽車產業

日本車廠位於此次主要震區內的工廠不多,豐田位於震區附近主要有宮城縣工廠,該工廠年產能約12萬輛,主要生產出口至美國的Yaris車型。依地理位置推估,位於宮城的豐田汽車東北公司可能遭受損害的可能性最高,但目前實際受損狀況不明。本田位於震區內的工廠已有三家暫時關閉;此外相關消息顯示,日產已宣布同時暫停包括以下五處工廠:福島縣、?木縣、橫濱、追濱、座間。

台灣汽車製造產業主要為日系母廠在台組裝生產基地,其中引擎與變速箱等核心部件幾乎皆由日本母廠提供。整體而言,台灣整車產業與日本關聯性相當高,震區鄰近區域製造基地與台灣供應鏈有關的應該就屬位於福島縣的日產IWAKI廠,該廠為日產VQ系列引擎的主要生產基地,而台灣裕隆組裝的日產車型中TEANA2.5與3.5兩款車型即是裝置VQ引擎。因此,如果日產IWAKI廠發生重大損害,且有相當時日無法恢復供應VQ系列引擎的話,即有可能影響到該車系在台的生產。除此之外,此次地震整體而言,受創最深的地區並非日本汽車產業的主要群聚地區,因此推估尚不至於影響到台灣汽車產業。

六、機械產業

日本主要工具機與產業機械生產大多坐落於愛知縣、大阪、京都等關西地區,在此次震災之中尚未明顯遭受到災害的衝擊,除了局部交通運輸在短期內可能受到延遲以外,衝擊程度有限,因此訂單轉向台灣的可能性並不明顯,預期短期間之內,日本工具機與產業機械的整體運作將會快速回復正常。

在高科技生產設備部分,日本為我國乃至於全世界半導體與顯示器製程設備最重要的供應來源,其中微影曝光設備除了荷蘭大廠ASML之外,幾乎全部來自於日本,包括Nikon、Canon與NSK。Nikon專門生產曝光機的精機廠就分別坐落於宮城縣與?木縣,?木縣在此次地震依據日本氣象廳公布之震度為「震度6強」,僅次於宮城縣的「震度7」,顯示Nikon精機兩個重要廠房都陷於重大災害的地區。而Canon主要生產半導體與顯示器製程曝光設備的事業所,也分別坐落於?木縣與茨城縣,相關機械設備的供應在短期內勢必會受到衝擊,不過對於機械設備的需求廠商而言,重要設備採購或是設廠的相關計畫應多屬於長期性質,故是否衝擊我國半導體、顯示器及其他光電產業的設廠與營運,則仍然需要後續觀察。

七、LED產業

日本LED產業主要生產業者包括日亞化學、豐田合成、東芝、松下電工、Citizen、Sharp、Stanely等公司,其中又以日亞化學與豐田合成為領導企業,兩家公司在LED晶粒產能約占日本80%左右。日亞化學生產基地位於日本德島縣,豐田合成位於愛知縣,均非此次天然災害受影響地區,僅有Citizen生產據點位於福島,整體而言,對於日本LED元件生產線直接影響不大。在上游基板供應部分,包括日立電線、DOWA、Kyocera等公司生產線均位於受災區域,由於日本LED基板供應以日本當地廠商為主,上游基板供應問題,恐會對日本LED產業造成衝擊。

我國LED用Sapphire基板及MO Source供應來源多元,日本供應比重低,部分材料國內也有廠商供應,因此研判應不會受到日本基板材料短缺疑慮的影響。不過在四元LED生產所需GaAs基板,我國主要供應來源為日本,雖然主要供應商住友電工生產據點並未在受災區域內,但仍須觀察後續材料供應狀況再做評估。

八、太陽光電產業

目前M.Setek多晶矽廠尚未傳出災情,但應會短暫停工重新檢查管路是否受損,對日本國內產業鏈較具影響;其晶圓切片廠已經傳出受到海嘯影響而使得機台淹水,估計對於台灣晶圓切片的委託代工會加強,對於我國矽晶圓廠如中美矽晶、綠能等企業有加強訂單數量的效果;然而目前日本通訊混亂,對於切晶用之耗材取得會有較大之障礙,而我國目前雖然也有來自M.Setek之多晶矽料,但國內廠商皆以多方取料方式來避免風險,對產業衝擊低;三井化學Fabro也可能暫時停工,我國EVA膜來自日本之數量多,三井化學Fabro之產能若停擺,對於我國EVA膜廠如台塑、德淵等廠商切入我國模組市場之機會增加,但由於有產品認證問題,因此預期訂單會流到日本另一大廠Bridgestone;住友化學之EVA膠粒生產應會暫停,其產能將會對下游加工廠之膠粒來源取得有很大的影響,EVA相關產品價格會攀升,日本EVA膠粒供應會受影響,我國供應商如台塑、長春等廠可能受益;日立電線之串接焊線已明顯受到震災與海嘯影響,對於短期會有很大之供應衝擊,全球第一大廠Ulbrich與其他焊線廠應可短期承接其產能空缺,我國廠商如昇貿、溫誠可藉機切入,但日立電線之品質極高,估計具有品牌與技術之Ulbrich才會是最大受益者。

九、生技產業

由於地震災情較嚴重的東北地區並非生技業者的主要聚落,因此對產業所造成的影響不大。關東、關西兩大日本主要生技聚落,則未傳出明顯災情,因此整體評估日本生技產業在地震下所造成的衝擊影響極弱。

日本生技產業與台灣生技產業的規模與體質並不在同一層次、發展特色也相異,不處於高度競爭的態勢,且日本生技產業並未在此波地震下受到衝擊,因此對全球生技產業的影響不大。我國生技產業對日本的出口以機能性食品與極少量的藥品為主,但日本地震後所延伸的醫療、公衛需求,估計仍以日本在地廠商為主,短期而言,該產業對他國不會有太大影響。

十、醫療器材產業

日本的醫療器材產業主要生產產品包括醫學影像設備、手術治療設備與骨科植入醫材等,廠商多群聚於東京都、名古屋及大阪等本州島關東及近畿地區。近幾年有許多的日本醫療器材公司陸續將生產線移到中國、東南亞等生產成本較低地區,以提升產品競爭力。目前仍留在日本境內的醫材廠聚集地區,離震央有數百公里遠,立即性的影響應不大。但Olympus公司的醫學影像部門在福島縣及青森縣分別有醫用內視鏡及醫用內視鏡周邊產品之生產基地,因此可能對日本醫用內視鏡相關產品有所影響。

由於我國僅常廣公司、大瓏企業及益鳴國際等公司生產內視鏡相關產品,此次日本大地震若Olympus生產基地受損嚴重,可能有助於廠商爭取OEM訂單,但由於這些企業在內視鏡產品的營業規模不大,初步評估,對我國整體醫材產業影響並不明顯。另一方面,受到救災的影響,一些我國常出口到日本的其他類醫療器材品項,如個人保護用醫療器材、急救與傷口護理器材等,日本市場的需求量將會增加。

總結

311大地震撼動日本全土,重創日本東北地區,也重創了原先就是以緩慢腳步在復甦的日本經濟。雖然目前來自各方面的資訊多數都指出,此次震災的影響對全球而言,短期的生產短缺對於產業面的衝擊實屬不可避免,但就長期的角度來看,則是認為影響深度不至於太大。然而,自震災發生至今,受創地區復原緩慢,福島核電廠事故造成的核能災害結果未明,以及受損的電力系統亦未臻完全復原,可能從全球的角度視之,對於經濟的影響有限乃是事實。但是,若深入探討由各產業相連而成的總體經濟,或許會因為這次日本311大地震帶來的衝擊,使得構成全球總體經濟內容的產業結構上出現許多新的機會與挑戰,更甚者,則進一步引起產業結構的變化。此外,日本整體的復甦情形,也牽動著後續日元匯率的走勢,乃至於連結到其所有相關進出口貿易國家,也可能再深化各國間的產業結構調整情形。

就我國產業面應對策略來說,日本經歷此次震災之後,將體認到當代防災的技術限度,可能尚無法因應大規模的複合型災難,因此不論有沒有受到地震損害,大部分的日本本土企業都可能會再度思考建立次生產基地的問題,對於台灣而言,這也許是再度深化台日產業合作的一次契機。而台灣未來與日本產業合作策略上的項目與策略搭配,可以從以下幾個簡單原則切入思考:

一、進口金額大且日本在台市占率高的產品,應優先考量投入政策資源

如玻璃基板產品,不但全年進口金額位居2010年第一位,且日本在台市占率高達87.09%,這類產品的日本貨源發生中斷,將顯著影響我國相關產業的供應鏈安全。但由於造成日本在台高市占率的因素很多,可能包括穩固的關係企業或策略聯盟上下游供應鏈關係、價格優勢、或是基於技術規格相容性導致必須使用特定料源等。因此因應的策略,除了提升該規格產品的國產化或招商之外,亦必須嘗試引進與運用其他技術規格來生產相關產品,以利未來可運用其他替代性料源,降低系統性供應鏈風險。

二、我出口價格與進口價格相當的產品,應優先考量擴大產能

另外一個顯著的觀察指標,為台日兩國之間的價格差距。首先觀察的是進口量大、但兩國價格差距不大的產品,這些產品除可能是兩國自行開發產品的技術品質相近,但只是台灣生產規模不足之外,另外一個可能性是已經取得國外母廠技術在台生產,唯生產規模受母廠控制。在第一種情況下,因應策略為投入資源提高國產化程度;在第二種情況下,則應透過策略性政策工具,提高技術母廠在台擴大生產規模的誘因。

三、我出口價格與進口價格差距顯著的產品,應優先考量技術合作

在進口量大,且我國價格顯著低於日本進口價格者,不但代表台灣除生產規模不足之外,且產品技術與品級也落後日本。針對這些產品,自主開發技術並提升國產化可能較不符合國際比較利益,因此恐需先考量爭取日本進行技術合作,再爭取在台試產及擴大產能。

在釐清合作的可能選項後,更重要的是如何塑造日商願意來台合作的環境。首先,從日本本土目前製造的技術層次多屬於中高技術密集性產業,並且技術型態又偏向同時重視研發創新人員與經驗性操作工,因此首先從技術觀點切入,如何透過政府與企業營造一個妥善保護技術與人員的環境,可能是日商考量對外設置次生產基地的首要關鍵。在這一個環節的國際比較上,台灣顯然比中國及韓國具有相當優勢,韓國雖然在近年把對日招商當作最主要的工作項目,但過去曾出現SONY與Samsung合作投資面板,反而使Samsung在液晶電視銷售上超越SONY等案例,日商對選擇韓商的態度相信會趨於謹慎。而中國在政府採購上要求技術移轉,以及對外資投資實施嚴格審查等政策,也對日商帶來高度的不確定感,因此台灣只要能在兩岸投資與產業合作的相關政策上,謹慎處理對包括日商在內的外商技術保護權益,重視國外技術持有者在兩岸投資與產業合作機制上,做為利害關係人的權益地位,相信能夠降低兩岸經貿產業連結對日商技術外溢的可能損害,以凸顯其市場連結所衍生的淨利益。

其次,日本本土製造業另外一個特點是資本密集性高,投資案件通常具備相當規模,加上決策過程的謹慎習性,因此日商相當重視投資國當地政府政策與上下游供應鏈的穩定性。若干新興產業如太陽能與風力發電、智慧綠建築、電動車等的發展,若牽涉到市場管制政策鬆綁,或運用補貼或公共採購等政策工具,策略性提高市場需求,以及涉及產業園區用地取得與環評標準等政策,則前後的政策穩定性,以及對內外資廠商競爭政策資源的公平性,必須要努力確保,否則朝令夕改或厚此薄彼將會成為招商一大阻礙。

最後,日本本土製造業過去沒有被台灣所發現的特點,是有利基性技術活力的中堅與小企業眾多,因此在台灣未來逐步朝品牌發展的方向推進時,政府赴日招商對象與招商服務模式的設定,也應該逐步朝向以吸引日商利基性技術的中堅及小企業為主。這些非屬於品牌集團下的日本企業,在企業經營目標上,才不至於與台灣品牌企業具有重大衝突。因此未來台灣吸引日商不但是來台投資或設置研發中心,對象應該要跳脫過去大型集團性企業為主的思維,提高吸引多元性利基型中小企業的比重,可能才會對國內中堅及小企業的供應鏈安全與產品升級轉型,帶來良性的結果。(作者為台灣經濟研究院副研究員)

參考資料:
1.台經月刊311日本震災特輯,第34卷第四期。
2.日本三陸沖大地震對我國相關產業之影響評估,工業技術研究院產業經濟與趨勢發展中心。
3.新台幣升值對我國產業貿易活動之衝擊,台灣經濟研究院,台北外匯市場發展基金會委託研究案。

註:
1.瑞信首席經濟學家Hiromichi Shirakawa在一份研究報告中指出,日本地震的經濟損失將達到1710-1830億美元。巴克萊的經濟學家也預計日本經濟損失將高達1800億美元,這相當日本GDP的3%。而三菱UFJ證券和瑞士嘉盛萊寶則預計,地震最終成本可高達GDP的5%。
2.市場研究機構IHS iSuppli。
3.市場調查研究機構HIS。
4.經建會估值並沒有把斷鏈效應計算在內,但日本強震對台灣的衝擊,確實比預期的大。以主計處預估今年全年經濟成長率為4.92%計算,下降0.21到0.31個百分點後,今年的經濟成長率預期,也將降到4.61~4.71%。資料來源:中時電子報2011/4/12。
5.依IEK「日本三陸沖大地震對我國相關產業之影響評估」所整理之影響產業。



請按搜尋鈕搜尋!!

請勿使用非法手段破壞網站!!

請輸入關鍵字再按搜尋鈕搜尋!!